无论多么漫长的黑夜,总有迎来光明的的那一刻。无论多么难以承受的苦难,也终有终结的那一天。有时候事情不一定会得到解决,但是它一定会结束。

  萨亚亦是如此。

  她和克蒂无奈的坐在海边的礁石上,迎着东方的海风,遥望些那并不存在于视野里的海洋另一边的沧澜。在这一天的时间里,她已经去过了机场,码头,甚至连那些私人的游艇都问过了。但是无一例外,没有一架飞机,一艘客船肯去沧澜。原因很简单,只是因为在沧澜的周边,将要成为一片战场。

  “也许,我们该游过去?”萨亚有些戏谑的说道。

  背后的太阳已经彻底的升到了天空,照耀着整个波光粼粼的世界。

  “嗯。”克蒂点了点头,然后便脱下了鞋子,提在手里,朝着大海的方向走去。

  看着克蒂毫不犹豫的动作,萨亚有些发蒙。她只是说笑而已,却没想到,克蒂竟然真的那么做了!不过,萨亚并没有阻拦她,她已经没有办法了。既然没有了交通工具,她们只有越过这片漫无边际的海域,才能去往自己寻求的城池。

  克蒂的脚丫踩在柔软的沙滩上,留下了浅浅不一的脚印,有的还特别湿润,不时的反射着清晨的阳光,就像是美丽的艺术。但是这项艺术注定不能长久,在一阵浪花拍过之后,海水立刻抚平了画板,沙滩再次变得光滑,平整。

  面朝着碧海蓝天,克蒂没有任何犹豫。即使海水已经漫过了她的腰际,克蒂依旧头也不会的前进。但是她走着,走着,却发现,海水竟然越来越浅了。

  这让克蒂有些不解,但她却不怀疑。克蒂知道自己行进的方向是大海深处,所以海水不会变浅。但是为了验证自己心中所想,克蒂还是低头向下看去。果不其然,这时她自己的脚下,有着一块浮冰。而且随着克蒂的前进,这块浮冰的范围甚至还在不断的扩大!

  终于等来了这块海平面下的浮冰,克蒂立刻停下了脚步。她回头看去,并不太刺眼的眼光却令的她有些睁不开眼睛。但是尽管这样,克蒂还是看到了那个身穿白色毛皮大衣的女孩,在初生的阳光之下,甜甜的笑着。

  克蒂朝她挥了挥手,那个女孩看到之后便立刻站了起来,朝着克蒂的方向小跑。

  咯吱咯吱的声响再次从克蒂的脚下传出,但是她却没有去看。她的目光一直在萨亚的身上,直到那个女孩站在了自己的面前,她才发现,自己的脚下,已经成了一艘完全由冰组成的小船。

  “我就是开玩笑的!没想到你竟然当真了!”萨亚坐在冰船上,有些埋怨的对克蒂说道,“不过这样就这样吧,只要方向不错,我们迟早能够到达沧澜!”

  说罢,萨亚就脱下了身上的衣服,抛到克蒂的怀里,然后一跃跳到了海水之中,潜入到了什么冰舟的下方。

  “你说搞笑不搞笑,很久以前我还是不会游泳的,可是现在忽然就会了。”在冰舟的后方,探出了一颗一头黑发的脑袋,她双手扶着船只,撅着嘴巴说道。

  “没有人是天生的游泳健将,不经过学习,没有人会游泳。”克蒂严肃认真的回应萨亚的问题,但是她却很疑惑萨亚的做法,“不过你为什么要在海里?”

  “推船啊!不然我们怎么前进?”萨亚理所应当的说道。

  “你可以制造一些船桨啊!没必要下去吧!”

  “这样比较快!”萨亚说道,然后便一头扎进了海里。同时,这只冰舟也开始不断的行进。

  “就算是这样,也不一定要裸体吧?”克蒂的双手扒在船沿上,探头向水下的萨亚喊道。

  “可是穿衣服的话,会把衣服弄湿的啊!”萨亚再次从水中跃出,盯着克蒂的眼睛说道。这次萨亚倒没有再下去,她的双手扶着船只的尾部,双脚开始不断的向后拨水。

  “我的意思是说,既然您能用冰做出来任何东西,像船只啊,枪械啊!”克蒂的手里捏着冰焰,对萨亚说道,“那为什么不用冰做一件衣服呢?”

  听到这个建议,萨亚立刻愣住了。她怎么就没有想到过这个方法呢?这样的话,她连衣服都不用穿了。这样反而可以省下一大笔钱,早日还清音嗣羽的欠款!

  “谢谢。”萨亚礼貌的说了一句,然后她的身体便开始发生变化,没过多久一件绿色的军大衣,便浮现在了萨亚的身上。

  萨亚原本的那件衣服已经不见了,但是那件衣服对她的来说,十分重要。现在有了克蒂的建议,她所想到的第一件衣服,就是这件。

  很显然,萨亚还是有些不太熟练,大衣上那些细节部分的东西,她都无法完善。

  “为什么把衣服弄成这样?是有什么特殊的含义吗?”克蒂疑惑的问道。

  萨亚摇了摇头,然后便推着小船继续前进。不过在这时,她身上的衣服却再次发生了变化,形成了一条白色的裙子。

  它洁白无瑕,简约大方,同时又没有什么线条,就像是一件纯天然的服装,长在萨亚的身上一样。

  “这……”看着萨亚这两次弄出来的东西,克蒂有些无语。

  这显然不是一件可以穿出去见人的服装。

  “我觉得,您还是不要自己做衣服穿了!”

  “我觉得也是。”萨亚低头看了看自己的服装,轻声说道,“等到了沧澜之后,我请你吃拉面,蓝薄荷味的拉面。”